声明:本网站文章和图片来自互联网,如有侵权,概不负责,请联系站长删除
当前位置: 澳门壹号 > 企业应用 > 正文

你恨自己是个怕孤独的人,偏偏又爱上自由自私的灵魂爘牰潦

2019-06-06 20

 
      



假如我们只有一日的短暂相聚

那么我愿把一生的漫长诉说

露重的清晨

除了鸟叫与太阳

吵醒你的应该是一壶香浓的黑咖啡

然后在圆形的玻璃桌上

面对一丛窗外淡紫而羞怯的雏菊

愚呆的童年

动荡的少年

不过是把臂之间

杯底咖啡的沉淀吧

至于壮年的奋烈

则一如早报漏读的新闻

动魄的事件

只能偶而勾起黄花的惊叹

而中年缠绵的泣血

惟有午后倾盆的骤雨

稍而助长其一泻不可收拾的声势

真的,那堪一生事

长遣一日说

夏末冗长的酷热

初秋顿然的清凉

清凉与酷热

一换一惊心


宵来的惊梦

梦醒的泪痕

依稀中暗暗忖量

惟有梦中一生的长久

才能抵消世间日后的决绝独自

/张错,《一日》


在今天的『读诗』开始之前,课代表想和大家好好聊聊这一曲配乐。

1991年,法国达芬唱片公司发掘了DiegoModena这位天才笛箫演奏家以及JeanPhilippAudin这位气质独特的大提琴演奏家,从而诞生了一个全新的音乐品牌——Ocarina(陶笛之歌)。

陶笛晶莹剔透的音色、排箫飘逸独特的风格和淳厚低沉的伴奏构成了这一独特的组合。大提琴演奏家JeanPhilippeAudin离开之后,Ocarina系列唱片并没有因此而消逝。Delphine公司请来了另一位演奏家担纲大提琴独奏,他就是EricCoueffe。


这位科班出生且更为年轻的演奏家与DiegoModena继续合作下去,在1997年与滚石合作发行了陶笛之歌的第五张唱片《LoveLettersFromProvence(来自普罗旺斯的情书)》。

主打曲目《情书》改编自戚小恋作曲,张学友一唱成名的同名国语歌曲。


其实吧,歌神是我父母那辈的偶像,我之前也并不知道有这样一首歌。意外之间听到陶笛之歌,觉得很不错,然后搜了些资料。也去专门听了张学友那版的《情书》,感觉除了旋律,歌词真的写得很不错啊,这里先放两三句:


有时候爱情比时间还残忍

把人变得盲目而奋不顾身

忘了爱要两个同样用心的人

你恨自己是个怕孤独的人

偏偏又爱上自由自私的灵魂

可惜爱不是几滴眼泪几封情书

这样的话也许有点残酷

等待着别人给幸福的人

往往过得都不怎么幸福


而改编版在排箫与大提琴的合奏下,深情款款又不乏玲珑剔透的轻快,更能打动人心。

听着听着我就想,如果要为这曲纯音乐,配一曲歌词,心目中最中意的便是张先生的《一日》。


毕竟诗歌早在几千年前,就是用至情至性写出来的曲子嘛。而且第一句话就打动我了:

假如我们只有一日的短暂相聚

那么我愿把一生的漫长诉说

短暂一日,漫长一生。很喜欢这种时空的错落感,就好像两个走过漫漫人生的人,在夕阳下先遇见了彼此的影子,那么难得的久别重逢。


我有那么漫长的一生想与你诉说,

却只有短短一日。


我们只有短短一日,

我还是想把过往一切慢慢诉说。


童年,少年,壮年,中年

那堪一生事,长遣一日说


宵来惊梦,梦醒泪痕,暗暗忖量

从什么时候起,季节的变换

已一换一惊心了


起初,我以为这会是一首缠绵悱恻的诗,直到读到最末一句:

惟有梦中一生的长久

才能抵消世间日后的决绝独自


真是好一个“决绝独自”!

既然诗人这么讲了,那么今天的这首晚安曲《来自普罗旺斯的情书》,就送给这一生陪伴你们最长的人吧

其实我们

都是自由自私的灵魂


编辑|雯婷

配图|选自堆糖



等待着别人给幸福的人,往往过得不怎么幸福